陆子爵一直跟着依尘,也不知为何?他每次看到小丫头,就是不放心,他总感到小丫头身后有故事,不仅仅是小丫头救了他那么简单。

    陆子爵自认为从认识小丫头至今,虽说俩人一直处于神交的状况,相互揣摩,有时还相互算计,小丫头还总想占上风,他也让小丫头占占上风,虽然不常见面,但他心里是踏实的。

    但现在看到小丫头如此面对自己,特别是刚才那笑容,让他很是心慌,小丫头就是不理会他,或者与他斗斗嘴,他都会安心踏实,但是却对着他面笑眼不笑的,确实让他在小丫头面前不知如何自处了?

    陆子爵跟着依尘走进了一家古玩城,没看出来,小丫头还对这些老物件感兴趣?陆子爵心里很是好奇,只见小丫头走进一家名为“大方广德”的店铺里,同时,他也跟着小丫头走进店中。

    陆子爵进店里,环视了四周,他看到此店取名为“大方广德”,名字取得很好,店内摆满各种佛教用品,大部分是藏传佛教用品,他看到小丫头身上配带着的那三样宝贝,是从这里购得的?陆子爵突然想到,小丫头难道也是佛家弟子?还是藏密弟子?陆子爵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朝着依尘所在方向望去。

    只见依尘一进门,就与店里的人打着招呼,“云师兄,勇师兄,你们还记得我吗?”陆子爵见小丫头并没有避讳他,心里很是欣慰,这说明小丫头没把他当外人,陆子爵现在也不知怎么搞的,会如此在意一个人,而且会很莫明的受小丫头情绪的感染。

    依尘是不避讳陆子爵,但并没有把他当做自己人,而是把他当做普通人,依尘不想因为陆子爵而扰乱自己的心情,所以,依尘任由陆子爵跟着,反正,已经把陆子爵定位为普通人啦,对待普通人就顺其自然了。

    此刻的陆子爵已经感觉到,他完全放不下小丫头了,他心里满满都是小丫头,小丫头的一颦一笑都会牵动他的神经,这是他近三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感受,他看着小丫头与店里的云师兄、勇师兄聊着天,他心里变得异常温暖。

    “当然记得了,长大了,长成大姑娘了,真是女在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店里的云师兄看到依尘很是高兴,“尘师兄,你已经有七、八年没来这里了吧?”勇师兄记得是七年前,依尘在这里有缘遇到上师的。

    “是啊,勇师兄记性真好,刚好七年了,我那时还小呢,现在长大了,是成年人啦,哈哈”,依尘银铃般的笑声跃入陆子爵的耳中,陆子爵从未见到小丫头如此开心,如此无忧无虑,就是一个天真少女的模样,陆子爵眼睛装了满满的爱意,他想着,他要小丫头永远这样开心快乐,无忧无虑。

    与依尘聊天的云师兄注意到,跟着尘师兄一起入店的男人,眼睛就从未离开过尘师兄,不尽好奇,“尘师兄,与你一起进店的那男士是你男朋友吗?他的眼睛从进来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你”,云师兄仔细的观察了陆子爵,不得不承认,陆子爵走到哪里,都是耀眼的,“尘师兄,他叫何名?”云师兄很好奇问了问依尘。

    依尘看了一眼陆子爵,眉心轻拧了起来,她觉得怎么跟以往不一样了,以往的时候他可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现在就表现得这么赤裸裸的,依尘对着陆子爵莞尔一笑,“他叫陆子爵,我要叫他叔”,依尘很大方的介绍陆子爵,但是最后那句“我要叫他叔”,差点没把陆子爵伤成内伤。

    陆子爵看到小丫头对自己的莞尔一笑,小丫头从来没有对自己那样笑过,就像小柯内心想的那样,尘儿的莞尔一笑,陆子爵是会失魂的。

    此刻,陆子爵真是有吃人的想法,一是尘儿的莞尔一笑,二是尘儿的一声大叔,就此两项,就使陆子爵冰火两重天,陆子爵失魂是小,现如今陆子爵只能从在店里无所作为,他也不能对依尘如何,只能暗自咬牙。

    “小尘师兄,这位男士可不错,你们也是有缘之人,要珍惜眼前人哦”,云师兄开着依尘的玩笑,“云师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唉,真有其事、其人吗?当然啦,或许有吧?云师兄,我很喜欢这一段,‘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依尘说着说着,眼里似乎出现了淡淡的迷雾,“小尘师兄,好啦好啦,小尘师兄是个好孩子,这些问题就留给大人吧,小尘师兄只需快乐成长,对吧?”云师兄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的,云师兄看着依尘的变化,刚才还快乐得无忧无虑,可一提到感情的事,这孩子就像穿上了一身盔甲,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陆子爵一直在听着依尘与她的师兄们的对话,从欢快的小女孩子,过渡到惆怅的成年女性,仿佛就是瞬间,这等落差可不是二十岁女娃娃应该有的,陆子爵用更深邃的目光看着依尘,心里不尽想起一个问题,小丫头究竟经历了什么?使她在小小年纪就有一颗成熟的心智。

    “小尘师兄,这位男士一直在研究你,看来他是放不下你啦”,云师兄真不愧是过来人,陆子爵看依尘的目光就是那么的直接,已经一带什么的隐瞒。

    “小尘师兄,师父传的法,你还在修炼着吗?”勇师兄接着把的问题引到修炼专业上来了,是啊,七年啦,要是一直修炼至今,那可不得了,“勇师兄,师父传的秘法,当然一直在修炼了,没有停止过,你们呢?”依尘在回答师兄们的提问时,也没有刻意要避过陆子爵,他好奇就让他了解更多自己的事,也许了解过后,他也就知道如何选择了?自己也没必躲躲闪闪的,坦然面对陆子爵就好。

    “是啊,我们也一直有修炼,可能我们平日俗事较多,修炼时比较慢一些”,依尘又恢复了天真浪漫的笑容,“只要坚持就能有所收获,修炼不分快慢,缘分到了自然就开悟了”,依尘很认真的与俩位师兄在讨论有关修炼秘法之事。

    陆子爵以前没在部队时,也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但没有系统的知识,更不知如何修炼秘法,今日听到小丫头与俩位师兄佩佩而谈,感到吃惊,没有想到当今俗世中真有修炼藏传秘法之人,其中的人竟然是小丫头,而且修炼的功夫还不低。

    依尘说到这里,抬眼看了店铺四周,看到一位中年男士也在店里,而这位中年男士正是上午“莲舍客栈”时站在客栈门口发感想的中年大叔,笑了,那位大叔看到依尘望着他笑,也跟着笑了起来,“小尘师兄,不记得了,上午在‘莲舍客栈’门口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原来就是那位大叔啊。

    “当然记得了,大叔,没想到在师兄店里又遇到您啦”,中年大叔一直在听着他们的谈话,感觉这小丫头在灵异方面还真是有悟性,“小尘师兄年纪不大,修为却不低啊,改天我们可以探讨探讨”,中年大叔向依尘提出邀请,“大叔过誉了,大叔如何称呼?”这时勇师兄朝着说话的中年大叔笑个不停,“小尘师兄,他啊,我们管他叫做‘道长’”,依尘听勇师兄一说,有些明白了,因为在这一圈子内,有些师兄是佛、道双修的,只不过侧重点不同而已,看来这个“道长”也许就是佛、道双修了,并且主要侧重于道家学派。

    “‘道长’,有机会要向‘道长’讨教讨教,请‘道长’不吝赐教”,说着依尘双手合十向“道长”行了一礼。

    陆子爵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看着他们的表情,越发来了兴趣,再一次对小丫头刮目相看了,陆子爵现在看依尘的眼神已经变得异常宠溺了。

    陆子爵的变化没有逃脱云师兄的那双眼睛,这男士对小尘师兄已经是一往情深了,只是小尘师兄把自己的心包裹得太过严实,要想得到小尘师兄的心,这位男士还需下足了功夫才行啊。

    “唉,小尘师兄,改日我做法事的时候请你到场,请你感受看看,如何?”‘道长’也不客气直接相邀依尘参加他的法事,“好的,先谢过‘道长’啦”,依尘向“道长”还礼以示谢意。

    陆子爵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原来世上真有这么一群人,以修炼为已任,过着自己的生活,似乎与外界无关,那么小丫头今后也要过这样的日子吗?

    “云师兄、勇师兄、‘道长’,我要回去了,回去晚了,家里又要打电话来催了,我现在会长住‘春城’的,以后机会就多了,改天再过来,各位师兄,祝你们修为长进,再见”,依尘道别完了,向着众人双手合十行礼,“好啊,小尘师兄,改日一定来啊,再见”,云师兄也朝依尘行礼告别。

    依尘走出了“大方广德”,陆子爵也跟着依尘走出了店铺。

    “尘儿,现在天已经不早了,吃了饭在回去吧?”陆子爵想跟小丫头多待一会儿,所以他想请依尘一起吃饭,好增进相互了解的程度,他也想小丫头多了解他,“不了,这里距离客栈不远,我回去吃饭就好了,大叔,你就随意吧”,依尘冲着陆子爵笑笑就朝着客栈的方向走了。

    小丫头不与陆子爵吃饭,陆子爵也没有勉强,继续跟随着依尘,“尘儿,你的这些师兄一天到晚就只是修行,不做其它事啦?”陆子爵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为了与小丫头找话说,依尘听到陆子爵问她如此问题,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陆子爵,然后笑了,“陆大叔,生活本身就是修行,不管做什么事,只要能从事情中感悟出真理,陆大叔,你说修行与生活,与做事能分得开吗?”陆子爵听完小丫头这一番话,觉得有些惭愧,他活了近三十岁了,从未朝着“修行就是生活”这方面去思考过。百看花丛自爱莲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