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第90章 高中激励奖金,能者多得
    老洛酝酿了一会儿,对尹鹤道,“小尹,你看这桌子……”

    几位县领导都很羡慕,也就洛校长能这么叫,毕竟是真的教过他,他们年龄就算再大,也得尊称尹总尹先生。

    “我看到了!”尹鹤低头,认真地看起来,在破旧的桌面上看到了密密麻麻地刀刻小字。

    什么“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什么“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

    什么“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字写得又小又好看,尹鹤感慨,“是个人才啊,就是没用在正道上。”

    一个副校长立即走到讲桌前,上面贴着一张座位表,可以看到那张桌子的主人是谁。

    看到之后,副校长义愤道,“这个学生叫尹柔,应该是个女生,真没想到,等下一定要严肃处理!”

    尹柔?洛怀远猛咳嗽,“老段,处理什么啊,我觉得那孩子可能只是为了更好地记忆这些古诗词而已,这是很聪明的做法啊!”

    段副校长惊讶地看着洛校长:您是如何做到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尹鹤万万没想到,大侄女竟然在自己以前的教室,而且还是相同的座位,真是有缘。

    于是他拿起一根笔,撕了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了几个大字,“好好学习,别净整没用的!”

    然后用自己的私人印章盖了个戳,把纸用笔袋压住。

    这件事打断了老洛的话题,尹鹤笑道,“走,再去宿舍看看吧。”

    ……

    操场上,人群中议论纷纷,在尹柔和尹点所在的高三3班,她们身边的女生也在叽叽喳喳说这件事。

    女同学甲,“这个姓尹的到底什么来头啊,谱摆的这么大!”

    女同学乙:“我听我爸说,好像是个十几年前的本校学生。”

    女同学丙:“那也才三十多了呢,是不是太年轻了点,也不知道长得帅不帅。”

    “帅,可帅了!”一直在旁听的尹柔插嘴道。

    “大柔柔,你怎么知道啊?”女同学甲问。

    “我们一个村的,我当然知道了。”尹柔笑道。

    女同学乙忙问:“那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为什么能做演讲啊?”

    尹柔:“还能为啥,有钱呗,我跟你们说,这哥们儿在我们村里可牛了,昨天回村,每家每户送了一台净水器,还把村里最烂的几条路都出资修了,还有,还有……”

    她碰了碰姐妹,“点点,你也说几句啊!”

    尹点平静道,“飞机场。”

    尹柔:“对对对,咱们县要建飞机场了知道吧,投资好几个亿呢,他独占一半投资!”

    “这么说还是个亿万富翁呢!”女同学丙捂着嘴惊道,眼中都是小星星。

    尹柔说的正起劲儿,其他人也全都凑过来听,这才知道,原来演讲的这位是个大资本家,于是一个传一个,在小范围内都传开了。

    只是传播过程中难免出现误差。

    本来是个青年企业家,结果传到后面就变成了一个有钱的糟老头子。

    女同学甲看尹柔说的劲劲儿的,很不爽道,“你认识又怎样,一个村的又如何,人家都不一定知道你是哪根葱呢!”

    尹点:“他知道的。”

    尹点作为全校前三的常客,说话还是很有公信力的,她说认识,自然不会撒谎。

    女同学甲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强行给自己圆场,“认识就认识呗,认识个有钱人算什么本事,人家能给你钱咋的。”

    尹点:“给了的。”

    过年的时候他们这些晚辈都得到了尹鹤的红包,很丰厚,她因此多买了好几套高考真题呢。

    女同学甲脸色更不好看了,这时尹鹤和一众领导终于过来了,小甲逮住机会,对尹柔叫嚣道,“给没给我怎么知道,说那些都没用,现在人来了,有本事你现在就过去要钱啊!”

    尹柔呵呵一笑,你是不知道柔姐我的脾气吗,别说本就认识了,就算不认识,难道我就不敢要了!

    于是在尹鹤一行人经过3班队列前面的时候,尹柔一下子蹿了出去,“鹤叔,鹤叔!”

    尹柔在学校里很出名,因为长得漂亮,好打扮,但学习极差,而且据说脑袋不太好使,缺根筋儿,还干出过跟男生打架的事。

    看着自己长得这么出息的大侄女,不知道她又是多少男同学的青春呢。

    尹鹤还没说话,一位副校长就拦在尹柔面前,“这位同学,你要干什么!”

    尹鹤笑着摆摆手,“没事的,这是我侄女,怎么了柔柔?”

    跟尹鹤已经搭上话了,尹柔得意地想后面的女同学甲扫了一眼,然后继续跟叔叔道,“叔,我最近手头紧,你身上带没带钱啊?”

    尹鹤严肃道:“据我所知,大强哥给你们兄妹的生活费全都是超标准的高啊,怎么会没钱了呢,更何况过年的时候我还给了你一个大红包呢!”

    “哎呀,红包嘛,你也知道,那么多钱我妈肯定都收起来了啊,怎么可能让我拿着呢,所以给我点钱吧,一百两百不嫌多,一毛两毛不嫌少。”

    “你这要钱的态度不是很真诚啊,真缺钱假缺钱?”

    “叔,跟你说实话吧,我要的不是钱,是一个态度!”尹柔坦白道,“我跟我们同学说认识你,她们还不信呢,我是做给她们看的!”

    “你还真是个小机灵鬼,”尹鹤翻了翻兜,“不过现在这个时代,谁还带现金啊,微信转账行不行啊,你带手机了吗?”

    “我……”尹柔刚要掏手机,然而看看尹鹤身后的几位校长,再想到学校的规定,她只得狠心摇头,“我没带。”

    尹鹤呵呵笑道,“没关系,等会儿我演讲的时候直接说你是我侄女不就行了吗,行了,回去吧。”

    尹鹤拍拍她的肩膀,尹柔在这才满意而归。

    她回去后,女同学乙丙立即问,“大柔柔,要到钱了吗?刚才看你们还真挺熟的啊!”

    尹柔叹息道,“没要到啊,看来关系还是不到位。”

    听到这,很担心的同学甲的脸上这才恢复血色,“呵呵,我就知道,瞎凑近乎。”

    尹柔笑笑不说话,她期待地看着台上。

    至于洛校长,他的情绪就没那么高昂了。

    刚刚他们参观了寝室和食堂,可以说学校的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一个小小的寝室,挤着五张上下铺,睡着十个人。

    至于空调这种奢侈品更是不可能存在了,连教室都没有,遑论寝室,有一个小小的歪脖扇就不赖了。

    如果下铺吹不到,你可以和上铺的兄弟挤挤啊,没准就挤出火花了呢。

    还有食堂,说是食堂,连桌椅板凳都没有,只有一个屋顶几面墙,而尹鹤上学的时候,连这个所谓食堂都没有呢,只有卖饭窗口和用餐广场。

    这是前些年县里一个企业家捐建的,他捐钱建食堂,但要求学校或正府自己买桌椅板凳。

    然而食堂建成了,学校却没搞到钱买桌椅板凳,学生们要么在食堂蹲着吃饭,要么带回教室、宿舍吃饭,总之,小小县中的条件确实艰苦。

    洛校长以此为契机借题发挥,开始厚着脸皮向尹鹤化缘,想着改善一下学生居住和吃饭的环境。

    结果尹鹤说的啥话,“哎呀,高中生嘛,就是要艰苦一些,整那些虚的没意义,难道恒中是因为宿舍和食堂才制霸冀省高中的?”

    意思就是不想出钱呗,老洛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他堂堂一校之长,又是黎落的父亲,刚刚那些话已经觉得很低声下气了。

    现在他唯一指望的就是尹鹤能凭借自己的亲身经历,把演讲搞好,从而激励这一拨学生,让他们拿出120分的努力,为他们自己拼一个好未来。

    看着尹鹤等人走上演讲台,下面又开始窃窃私语,尤其是靠近演讲台的女同学们,她们看的也更清楚些。

    “谁是尹鹤啊?”

    “就中间那个吧?”

    “看着好年轻啊,刚才谁说是老头子的!”

    “而且太帅了吧,确定不是明星吗?”

    尹鹤已经听到他们的议论声了,嗯,很有眼光嘛,他有点喜欢这些学妹们了。

    演讲的顺序首先是主管教育的副市掌讲话,讲现在高考的形式,讲高考是如何改变命运的。

    虽然这部分漫长的足有一个钟头,但归纳下来就一句话“那个,我简单地说两句~”

    不过这其实只是演讲的开胃菜,无论台上台下,都知道今天的主角是尹鹤,连副市掌都要暂避锋芒,要不然两个钟头都不够他发挥的。

    接下来是校长发言,并介绍尹鹤同学生平。

    这是一个过渡环节,本来是洛怀远的活儿,不过刚刚自己的话被尹鹤当成耳旁风,他有点不痛快,于是冲台下招招手,把一直想要在尹鹤面前好好表现的段副校长叫了上来。

    “我嗓子不舒服,你来说吧。”

    这位段副校长都没个座位,就那么站在台上讲,而且抑扬顿挫,感情非常投入。

    “又是一年春来到,同学们,我想死你们了!()

    “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天井一中的优秀校友,尹鹤尹先生,大家鼓掌!

    “这里,我更愿意称他为尹鹤同学,我曾经……”

    说到这,段校长顿了一下,因为这是老洛写得稿子,所以接下来是“我曾经教过他巴拉巴拉”,但一直做行政工作的段副校长可没教过他。

    于是他当即改口,“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见过人山人海,但尹鹤同学这么优秀的人才,却是独他一份的!”

    长舒一口气,段副校长继续介绍尹鹤的生平,“让我们来简单了解一下你们的这位学长,尹鹤同学于2003年以全县第三的好成绩进入我校读书。

    经过三年时间的磨练,他不断提高自己,最终2006年以全校第三的好成绩考入北师大数学科学学院,成绩非常稳定啊!”

    台下的学生哈哈笑了起来,这显然是洛校长的幽默风格,被严肃的段副校长讲出来,不伦不类的。

    段校长自己都差点笑场,继续道,“10年大学刚毕业的尹鹤同学就开始创业,他喜欢计算机,热衷互联网,于是在12年,他通过努力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飞往米國,开始了他的新传奇!”

    听到斯坦福的时候,底下同学还是蛮震撼的,他们比村里人的见识还是多一些的,不至于国外名校只知道哈佛。

    虽然北师大他们也基本考不上,但斯坦福这种世界排名前几,计算机专业排名第一的名校,他们是连想象都不敢想的。

    “之后在米國,尹鹤同学一边学习,一边创业,这些年风靡米國家庭的宠物机密,已经进入全球五百强企业,市值也已经接近千亿美刀,而尹鹤就是第一创始人,他不止是我们天井一中的骄傲,更是我们华人的骄傲!”

    接近千亿还真没错,才短短十来天,随着宠物机密全面进军华夏市场的计划曝光,股市立即看涨,短短时间市值暴涨百亿,已经达到950亿美刀,距离千亿市值已经不差多少了。

    “嚯!”

    全场震惊!

    虽然人们都不知道啥叫宠物机密,但千亿美刀和第一创始人还是听得懂的,这,这特么也太夸张了点吧。

    国内互联网公司中,目前只有啊里和滕讯两家超过了千亿美刀,什么鼎鼎大名的摆渡、没团、小米全都差点意思。

    而且人家还是第一创始人,那得多有钱啊,怎么之前完全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呢!

    只听这段介绍,台下的同学就有点热血沸腾了,现在是一个崇拜金钱的时代,所以阿里马成了马爸爸,万哒王成了女人们的国民公公。

    尹柔尹点周围的女同学们已经全都眼冒红心了,连她们俩也有点激动,虽然她们都查过叔叔的公司,知道很牛掰,但被校长这么讲出来,感觉逼格飙升啊!

    尹鹤看看老洛,这老头把自己的底摸得够清楚的啊,查这些资料真是为难他了。

    靠,把自己查的这么清楚,不会是又想把女儿许给自己了吧。

    见场下如此沸腾,段副校长也很激动,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他多想再说几句啊,可惜后面没了。

    于是他只得最后说了一句,“下面就有请尹鹤同学,让他来跟大家聊聊天,或许,下一个尹鹤就会在你们之中诞生!”

    挨了一个半小时,同学们站着都有点疲惫了,终于轮到尹鹤。

    经过刚刚的预热,同学们的疲惫一扫而空,原本后面那些都要站着打瞌睡的男同学也都一个个眼睛发亮的看着尹鹤,心里想的是:

    “大丈夫生当如是。”

    或者“彼可取而代之。”

    尹鹤接过话筒,坐着开始演讲。

    “感谢王市掌和段校长的精彩发言,我叫尹鹤,学弟学妹你们好。”

    都不用老师们诱导,在尹鹤顿了一下的时候,同学们自发鼓起掌来,这是对金钱的尊重。

    尹鹤手上没稿子,虽然他写了,但因为没有套话,所以可以自由发挥一下,反正主要内容他都记得。

    “看到你们,我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很亲切,而且我的一些晚辈也在这里读书,就像是个轮回。

    “刚刚我们去教室宿舍食堂走了一圈,很巧,我曾经的教室和我侄女的教室是同一间,而且连座位都是一样的,还真是缘,妙不可言呢。”

    底下人又开始议论了,我去,谁是这个大帅比富豪的侄女啊!

    我当他孙女不知道人家要不要?

    尹柔看看尹点,低声问,“你还是我啊?”

    尹点这次话多了些,“肯定是我啊,我在教室的c位。”

    不前不后,不左不右,正中心,想必鹤叔当初也是如此优秀吧。

    尹鹤继续道:“刚刚段校长简单介绍了一下我的生平,不过我得澄清一点,虽然考高中的时候我是全县第三,但第一和第二都去了恒中,所以算起来,我在天井同年级中应该是第一名,最终高考却以第三名毕业,其实是退步了的。

    “而当年进入恒中读书的第一和第二也是我的初中同学,他们分别考上了华大和浙大,我特意看了他们的qq空间,了解了一下他们现在的生活状况。

    “华大的那个后来也去了米國留学,还嫁给了一个米国人,现在已经拿到了绿卡,准备定居米國,目前在我公司旗下的研究所担任研发工作人员。

    “而浙大的那个目前在杭城的阿里公司上班,每天享受着996的福报,也过上了人人羡慕的都市白领生活。”

    尹鹤停顿片刻,让同学们消化一下,然后问,“所以,你们觉得这个事情说明了什么?”

    尹鹤开始喝水,等着底下同学的反馈,但他们显然没经历过这种互动式的讲话,只有人在下面小声嘀咕,却没人敢大声说。

    这时候还得看尹柔这个小刺头的,她当即举手,“我来说!”

    尹鹤请段校长给她一个话筒,“让尹柔说说吧,这是我侄女,从小就胆子大,而且我们还都在一间教室的一个位置。”

    尹柔冲尹点笑笑,“是我!”

    至于她身边的甲乙丙等女同学,全都把眼睛瞪成了龙眼大小,侄女?开什么玩笑!

    接过话筒,尹柔大声:“这说明我们学校培养的人才也可以很优秀,不一定比恒中的差!”

    台下自有一批很捧场的小男生,啪啪鼓掌予以肯定。

    就连台下的老师和副校长也觉得尹柔说的很得体,很鼓舞士气。

    尹鹤重新掌握话语权,“你想的有点远啊,而我想到的是,他们两个中考的时候,一个比我高五分,一个比我高两分,可是高考的时候,却超过了我那么多,可见,我们学校和对方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啊,如果我也去恒中,没准就跟我妹一样考上清北了呢~”

    “噗!”正在喝水的洛校长被呛了一下,既然你特么想表达这个主题,干嘛又说人家给你打工,又说人家996,难怪你语文拉分呢!

    你这简直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众人也被尹鹤这番转折搞得有点郁闷,能不打击我们了吗,生活在恒鼎市,生活在冀省,真的被那所学校的阴影遮蔽的暗无天日啊!

    扫了台下一眼,尹鹤继续道:“其实有差距不可怕,努力追赶就是了,干就完了,再给大家讲一个段校长刚刚没讲到的故事。

    “他说我入学全县第三,毕业全校第三,很稳定,其实不然。

    “在高一上学期,我考了年级第十名,高一下学期,年级第56名。

    “高二上学期是年级第115名,下学期是218名,高三上学期,我记得是233名,这是我的谷底,恐怕在场很多同学都能超过这个名次!

    “你们以为我是在扮猪吃虎,等着最后惊艳一击?错,我是真的不会了,脑子里全是浆糊,第一学年我还能靠着初中的底子,维持在前一百名。

    “可是随着知识越来越复杂,再加上我的学习态度不够端正,我真的落后了,我考试的时候非常认真,但也只能保证做对我会的题目,可依然徘徊在200多名。

    “是洛校长给了我当头一棒,随后,在高三下学期的半年间,我发了疯玩了命的学习,然后直线飙升,终于在高考的时候,我考出了高中生涯的最佳成绩!”

    台下再次出现掌声,很多人都被尹鹤的真实经历鼓舞了。

    尹鹤道,“确实,我的智商可能比一般人高一点,测试分数是200,所以我能从233飙升至第3,那么在座的各位就算差一点,从233变成33,变成23总是有希望的吧。

    “我是高考的受益者,高考让我得以进入大城市,了解到更广阔的一片天,所以我是高考的绝对拥护者。

    “有人会说,自己身边就有很多人没上过大学,或者上的大学一般,但后来却赚了大钱,包括我这个北师大的不也比很多清北和华大的更优秀吗。

    “但是,不要忘了,这些人之所以被拎出来作为例子,就是因为他们的独特性,是因为他们是少数派,所以才被人津津乐道。

    “而事实上,大多数上过大学的,比没上过大学的生活要好,大部分清北华大的,毕业后就是比北师大的好找工作!

    “在你不能确定自己拥有其他方面的天赋之前,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就是你最便捷的成功之路,而获得这样一条成功之路,只需要你们在这三年,甚至两年,一年期间,拿出一些不疯魔不成活的态度。

    “作为你们的师兄,作为一个因高考彻底改变命运的人,我恳请你们,为了自己,拼一把!”最后这句话,尹鹤是站起来说的。

    他不善演讲,但刚刚这番结合自身经历的话把全体学生的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

    “不就是再拼一年吗,我特娘拼了!”

    “我一定要考上一本!”

    “我妈供我不容易,我不能让她失望!”

    “我也要成为尹鹤这样的大人物,我要上大学!”

    见人们的情绪如此高涨,尹鹤又来了一发高潮。

    “之前,我曾经给我的大学母校北师大捐了1000万美刀,约莫7000多万人民币,成立了一个助学基金。

    “而天井一中也是我的母校,不可厚此薄彼,我愿意再拿出7000万,成立一个激励基金,如果为了你们的将来努力读书需要长远的目光,那么为了这眼前的利益读书,会不会更直观一些呢!”

    “哗!”

    众皆哗然,包括各级领导和洛怀远等校领导,当然,还有台下将近5000名学生,这,这特么太刺激了吧!

    果然不愧是身家几百亿的大富豪,出手就是阔绰啊,人们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能分多少钱了。

    洛怀远怔怔地看着尹鹤,不知道他是临时起意,还是早就有这个想法。

    足足喧嚣了三分多钟,尹鹤压了压,人们这才安静下来,听他继续说。

    “不要高兴太早,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分到这些钱,有些人,这些钱可能跟你永远没关系,下面,我来说说这笔钱怎么用。”

    洛怀远认真听着,看来他是早有准备的。

    操场非常安静,尹鹤继续道:“首先,这笔钱不会直接给学校,而是由我的公司投入到股票基金市场,同学们和老师们分到的只是利润,而不是本金。”

    听到老师们竟然也有份,台下的教师全都打起了精神。

    尹鹤接着说:“据我所知,高三每个月都有很正规的月考,高一高二要差一些,大概只有期中期末比较正规。

    “现在,这7000万,每个月都会有利润结算,多少不一定,但肯定不会赔本,因为是比较保守的操作手法。

    “这每个月的利润,会分成10分,其中高一和高二各分两成,高三独占六成!”

    说到这,台下的高三学生都乐疯了,尹柔也开心,能分六成呢!

    尹点小声嘀咕了句,一群傻子。高一高二将来会成为高三,但我们高三的可回不到高一高二了,而且高三只有半年了。

    尹鹤接着算账,“这些奖金,师生比例是九比一,也就是九成归学生,一成归这些学生的老师。

    “我知道学校有快慢班之分,如果比拼平均分,慢班的老师肯定比不过快班。

    “而我也知道,慢班的人数一般都要比快班多不少,所以定下一个规定,每次正式排名考试,每个班进入年级前1000名人数最多的班级,他们的任课老师获得教师奖金的6成,班主任分双份,剩下的第二名和第三名平分剩下的四成。”

    “我为什么要说1000名呢,因为1000名之外的同学和奖金是无缘的。”

    “啊!”“什么!”

    以尹柔为首的一些落后分子开始幽怨了,竟然白高兴一场!

    尹鹤哈哈一笑,“怎么,觉得自己现在是1000名之后,以后就永远都是?难道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这话重新点亮了一些落后分子的斗志,不过尹柔除外,没错,就是没信心~

    “大家可能也都听说过二八理论,百分之八十的资源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上,我们的奖金分配原则大概也是如此。

    “我来说说这1000名是怎么分配的奖金的吧,第一名,获得学生奖金的10%,也就是一成!”

    尹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觉得那是属于她的钱!

    尹鹤不顾他们的惊讶:“2~3名分一成,4~6名分一成,7~10名分一成,11~20名分一成,21~50名分一成,51~100名分一成,101~200名分一成,201~500名分一成,501~1000名分一成!

    “也就是说,前十名将获得奖金的四成!前200名将获得全部奖金的八成!”

    “这到底是多少钱呢,我再算一笔账,以高三一个每次都是年级第一的学生举例。

    “假如7000万每天的收益是一万元,这是很低的假设了,那么一年就是360万,高三分得六成,也就是216万。

    “学生奖金是90%,也即是194万,这个第一名,将获得10%,也就是20万!我想大家基本都是小县城的普通家庭,一年20万,可能比你一家的收入都高吧,所以也奉劝那些家长,想要赚钱吗,送他来天井一中上学吧!”

    “这还不算完,高考前十名,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去米國旅游的机会,一切开销我私人来出,甚至我可能吹抽空陪你们一起逛逛米國,学习固然重要,眼界也不能少,不要固步自封,也不能妄自菲薄。

    “还有呢,如果高考后,有人能被清北华大两所名校录取,我将以这位同学的名义,重新修缮食堂,按照恒中的标准来弄,到时候食堂正面也会挂上你的照片,以及你的事迹!

    “一个人是食堂,如果两个三个可能连宿舍和教学楼都一起重修了,所以,天井一中几十年没有出现过清北华大的历史能否改写,就看你们的了!”

    尹点的眼睛更亮了,这个荣誉比金钱让她憧憬!

    见所有人都处于懵逼状态,尹鹤重新坐下,“好了,就这样,散会吧,尹柔尹点你们俩留一下,中午跟叔吃个饭。”

    尹柔拉着尹点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到尹鹤身边。

    副市掌原本是想宴请尹鹤吃饭的,结果尹鹤直接叫了两个家族晚辈,明显是要一家人团聚,他们只好作罢,不过留了名片,让尹鹤如果去了市里,一定要打扰打扰他。

    尹鹤刚要带着侄女往外走,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是南怀谷那老头的。

    “南大师,什么指教啊?”

    “小尹,你是不是在县城里啊?”

    “是啊,怎么了?”

    “那太好了,来火车站一趟,顺便把我接回去吧。”

    尹鹤笑道,“您老可算回来了,那个,一个人回来的?”

    …………

    问,南笄有没有跟着一起来?

    1、来什么来,她还是个高中生啊!

    2、别说,还真来了。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