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夏初七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觉自然醒来,伸了个懒腰。

    “醒了?”封洵听到她的声音,从房间里的浴室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袭睡袍。

    夏初七刚刚还处于睡饱觉的痛快中,猛然看到身穿睡袍的封洵,吓得尖叫一声,立刻拉上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封洵忍俊不禁地挑眉笑道:“这是我的房间,你睡得也是我的床,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什么?我睡在你的床上……”夏初七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了看这张kingsize的大床,再看看这个布置陌生的房间,最后目光落在只穿着睡袍的封洵身上,脑海里顿时脑补出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我……你……我们不会是……”她一时慌乱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封洵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缓缓走到她面前,似笑非笑地说道:“昨晚你喝醉酒,然后就扑到在我怀里,你说我们会发生些什么?”

    “我……”夏初七一时语塞,想想自己初夜葬送在此人手中,看起来还二次失身给他,顿时气得扬起了拳头。

    “你这个趁人之危的色胚,别仗着自己长了一张人模狗样的帅脸,就可以为所欲为,我……”

    不等她骂完,封洵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拉,将她带入自己怀中,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语气幽幽地说道:“名门书香出来的子女,不该说这么难听的话,你这张嘴,真该好好洗洗!”

    他的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轻轻摩挲了一会儿,她刚想张嘴咬他一口反驳,他却已然松开了她的下巴。

    “放心吧,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做,我对酒醉的女人,没有兴趣!”

    封洵扔下这句话,就打算转身走开,却被她叫住了。

    “等等——”夏初七也发现自己被子里衣服完好无损,的确没有被轻薄的痕迹,这才有些底气不足地叫住他。

    “你这里有电话吗,借我打一个电话?”

    “客厅里有,你自己去打!”封洵淡淡说道。

    夏初七松了口气,立刻起身下床奔向客厅,拿起话筒拨了一个号码,却在拨通之前又挂断,她差点忘了,自己是逃走的,这时候拨打老宅的电话,岂不是找死吗?

    她只能去拨打酒店的客服电话,准备给自己订一段时间的房,至少离家出走这段时间,她住酒店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订房时出了问题,电话那头告知她的信用卡无效,她换了几张依旧如此……

    这下惨了,父亲一定知道自己逃走的事,一怒之下,真的停掉了她所有的信用卡!

    夏初七无奈地抚额,本想拨打二哥的电话求助,然而想想哄她回来的二哥只怕也是同谋,只能作罢,苦恼地叹了口气。

    “怎么?看你的模样似乎事情不顺?”封洵见她苦着脸唉声叹气,笑着问道。

    夏初七撇撇嘴,郁闷地答道:“我爸知道我逃走,把我的信用卡全都停掉,我定不了酒店,除非自己乖乖回家,否则要流落街头了……”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