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七想到这里,不禁摇摇头淡笑了一声,撞见陶明轩的惊吓也被此刻的温暖取代了。

    等她哼着歌舒舒服服地泡完澡,换上睡衣来到封洵的房间,看到那张柔软的大床,不禁张开双臂,将整个人摔在这张床上,发出舒适的轻叹。

    果然这张床就是不同,连酒店的床都比不上这张床舒服!

    她闭着眼在床上翻滚了几个圈,不小心滚到边上,稳了稳自己的身形睁开眼,却正好看到床头柜上有一瓶白色的药瓶。

    她好奇地拿起药瓶看了一眼,只见上面没有任何标识,仿佛被人特意撕去标签。

    可是这瓶药既然放在封洵自己的床头柜上,只可能是封洵的……难不成,他真的有某种暗疾?

    可是封洵的身体看上去很健壮,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就算他真的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暗疾,她似乎也不该去询问,免得揭人伤疤!

    夏初七放下心中的疑问,很快就裹着被子陷入了沉睡,睡得迷迷糊糊中,察觉到一股暖意袭来,下意识地朝着热源滚去。

    看着熟睡中自动滚进自己怀里的女人,封洵不禁唇角微勾,索性调整了一个姿势,将她揽入怀中。

    嗅着她头发传来的淡淡馨香,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封洵只觉得一颗心前所未有的平静,那种到了夜晚难挨的感觉也再一次消失,难得的倦意涌了上来,他不禁缓缓闭上眼。

    “啊——”第二天清早,封洵是被夏初七的一声尖叫吵醒的。

    “叫什么?”封洵皱着眉头低声开口,低沉的声音还带着初醒的沙哑,听起来有种别样的诱惑。

    然而此刻夏初七无心去欣赏他的磁性声音,瞪大眼看着他:“你……和我为什么会在同一张床上?”

    “难道不是你想睡我的这张床?”封洵挑眉反问。

    “我……”夏初七一时语塞,沉默片刻才反驳道:“可是你明明把你的这张床让给我了,怎么能言而无信,又跑来和我抢这张床?”

    封洵哑然失笑,起身靠在床头,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的确答应让你睡这张床,但是不代表……这张床就是你一个人的!”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好笑地反问:“或者说,你觉得我身为这幢房子的主人,要沦落到去睡客房?”

    夏初七气结:“你竟然跟我玩文字游戏,封洵,我看你分明是不怀好意!”

    本打算起身下床的封洵,听到她这句话,索性翻身将她抵在身下,为免她的拳头不老实地朝自己挥来,一并将她的双手牢牢地钳制住,低下头看着她的眼眸深处,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说的不怀好意,是这样么?”

    夏初七挣扎不得,一只脚想狠狠地踢开他,却被他的腿扎实地按住,只能瞪大眼气呼呼地看着他,试图从他的钳制中脱身。

    “别乱动,你应该知道清晨的男人不能惹……”封洵眼眸一暗,低声说道,声音略有些抑制的喑哑。

    夏初七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吓得身子一僵,果然不敢胡乱挣扎。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