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可是说错了什么?”温小五看着这笑容,心里忽然有些没底的问。

    薛文宇扭头看了眼,兴奋的在跟南珠相互捆袖口的媳妇,这才开口回应温小五;“你们早就知道了她以前的情况,想当初,她能带着一个孩子在危机四伏的幽城,安然的度过三年。后来,跟我们在京城外,也都是有惊无险。

    再后来,又多了黑蝠帮的,

    再到现如今,明着有我的人,你们无影门,暗的有黑蝠帮。

    你的担心是不是想说,咱们三方都护不住她,会让她发生意外?”

    “不是的。”温小五一听就急了。

    护着她,只有无影门的人就足够了,怎么可能三方都在还那么没用?

    这一着急,音调就拔高了些,就见薛文宇一瞪眼睛。

    温小五条件反射的往夫人那边看去,见她果然在看过来。赶紧的对她那边笑着挥挥手,表示这边没什么事。

    当温小五看着夫人继续跟南珠忙活了,松口气转过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国公爷带着轻视的笑。

    “哎,何苦呢,干嘛非得要找个门主,你们是不是喜欢被人管,这算不算是自虐啊?”薛文宇很是同情的叹口气说到。

    温小五一听,白了这位国公爷一眼,撇撇嘴;“国公爷,您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了,您跟我们比,又能好到哪里去?若是当初跟夫人合离了,随便娶别的哪位女子,相信国公爷现在肯定是左拥右抱,妻妾成群了。

    可是,国公爷您看看现在,外面的人都说英明神武的国公爷您惧内呢,您不会不知道吧?”

    来吧,互相伤害啊!这可不是我不尊重您,是您逼我的!

    我们原本就无影门的门徒,几代人终于等来了门主,这件事不会有人嘲笑,相反的,别人还都很佩服的好不好!

    可是,国公爷您呢,原本就是身世显赫,战功累累的。

    却怎么臣服于一个小女子了呢?

    没错,惧内的男人世间也不是没有的,但那毕竟是特殊的极少数。

    有的,是因为女方的娘家有权有势,又或者有财力,男人要依附着岳丈家过生活,不得已惧内。

    还有一种,那就是男人本身就是软弱无能的窝囊废。

    像国公爷您这种状况的,咳咳,真的是罕见啊!

    温小五的几句话,一下子把薛文宇给怼住了。

    “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她现在可还没正式做你们的门主呢。”薛文宇冷笑着警告着。

    得罪了他,从中作梗的话,无影门的门主?呵呵,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摘等几代人吧!

    就这么一句带着威胁的警告,却是真的好使,温小五立马就灭火了。

    不服气也得服气,是啊,夫人是这个男人的妻子,他若是真的故意阻挠,那夫人做门主的事儿,还真有点玄乎。

    “是是是,国公爷说得对,小的这不是跟国公爷开玩笑呢么。哎呀,国公爷,夫人好像在喊您呢。”温小五此刻跟刚刚完全判若两人。

    听闻媳妇在喊自己,薛文宇也顾不上跟他计较了,抬腿就往媳妇那边走。

    “带着南珠一起吧,她还没採过蘑菇呢。”牧莹宝跟薛文宇商量着。

    其实,依着她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刻意问他的意见。

    可是,南珠却表示主子不点头,她不敢跟着进林子。

    南珠是觉得吧,主子恨不得一天到晚的,只跟夫人两个单独在一起,自己若是跟去,主子会嫌碍事,不高兴的。

    “那就去吧,你教仔细了,别让她大意採了毒蘑菇,把咱都放倒了。”薛文宇看见媳妇开心的样子,就连刚刚跟温小五的火药味都没了。

    牧莹宝闻言,剜了他一眼;“去你的,哪有那么夸张,其实,我还不放心你採的呢。说得好像你採过多少回,很会辨别似的。”

    “我当然会辨别了,什么样的叫蹬腿蘑,什么样的叫棺材盖。”薛文宇很是得意的说到,这些其实还都是她去年教过他的。

    不过,在做成菜之前,牧莹宝还是不放心的亲自,把每一朵蘑菇都检查了一遍。

    那一次还不错,居然一朵毒蘑菇都没有。

    不过,那一次採蘑菇,是返回京城的途中,而且已经过了采摘的季节,拢共只採到一个竹篮底。

    “看把你能的,南珠,走,咱不理他。”牧莹宝示意南珠一人拎了个竹篮,挽着南珠的胳膊就往林子里走去。

    南珠走了几步,扭头为难的看了看主子,见主子表情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只是有点无奈而已,南珠这才松口气,放心的跟夫人往林子里面走。

    “南珠我跟你说,採蘑菇啊,可不是看着漂亮的就能吃。越是好看艳丽的,越是不能食用的。等下你会发现,有的蘑菇会有虫吃。

    而有的,就没虫子吃。”边走,牧莹宝边教着。

    南珠点头;“哦,我明白了,虫子能吃的,就是没有毒的,咱们人就能吃。”

    “对,南珠你真聪明,一点就透。”牧莹宝夸着。

    就见南珠歪歪头;“夫人,你说那虫子怎么能如此聪明,知道哪种蘑菇有毒,哪种没有毒呢?”

    “噗,傻丫头,有些生物啊,对气味很敏感的。”牧莹宝笑道。

    就这么一边普及关于蘑菇的话题,一边往林子里走。

    林子在路边,还要爬个小坡,薛文宇看着前面那俩边走边聊天的,很是不放心的紧紧的跟着。

    手下们,除了搭建帐篷的,捡柴砌灶的,都到林子四周负责警卫了。

    跟着薛文宇三人往林子里走的,也就是六个手下,还不敢太近前。

    都是跟着俩主子出了几趟门的,相当了解主子的喜好了,不喜欢有人近前碍眼!

    看着南珠始终在夫人身边,而护妻狂魔却跟在后面,所有人都在为南珠担心啊。

    这丫头平日里看着挺聪明的,这会儿是怎么了?就不怕被主子记恨,回头穿小鞋啊!

    “呀,薛文宇。”后面的人正操心着无辜的南珠呢,忽然听到前面的夫人一声尖叫。

    薛文宇本人当然也听到了,紧张的提气几个纵跃就到了她的身边……_奇葩看书_www.78kanshu.com
奇葩看书|奇葩看书手机站|女频手机站|奇葩看书博客|老实人学习网|无货源店群